高锰酸钾饱和溶液遇稀盐酸

开学周弧(经常换ID)

p1草稿p2是修改
完全看不出来
魔改自己的画也是很一言难尽

好想写世界邀赛啊啊啊啊
持续心疼老王

【喻王】无忧

·BE刀!刀!刀!

·古风架空

·小学生都嘲讽的文笔

·俗套故事

·不推BGM只是因为很多混杂在一块

·落寞皇族喻X浪迹天涯神医王

———————————————————

1

是秋。

杀伐的秋,他顾自想到,他不喜欢秋“为何?”或许,是那不禁意的萧瑟恰巧助长了孤独。

他被微光刺了刺眼皮自然是顺势的便睁开了。对自己的处境是必须要了解的,多年的处事经验无不时刻叫嚣着,即便此刻,没有厚重的帘子,没有冲鼻的香,没有各怀鬼胎的人。有的,只是清香环绕,流水潺潺,和一个不知的人儿。

人道了一句你醒了,就没了下文。静静的擦拭着一支洞箫,缀着翠绿的流苏倒与衣襟相印成趣。静静的,一切都是静的。

他动了动身子,谢过了人。人告诉他,他叫王杰希,他回了一句喻文州。杰希啊,是个好名字。他心道。

是春,两人出去走了走倒就算个相识。

也不知应说是草率还是利落。

2

他放下了手头的书,揉了揉眉心。似是有人在唤他的名。

人问,有个东西,是不是他的。他看了看那块玉佩也不免一惊,如此重要的东西竟然丢了。是安逸太久的冒失还是其他的什么呢,以前的生活他自是不想回去。留个物件倒是留个念想。他知道,在以往,现下的无忧是多难得。

“是我的,谢谢杰希了。”

他听到背着光的人说:“你我之间,何必言谢”笑的不同于初见时的得体,春末了。他知道,冰破了。

他攥了攥手头的暖玉,格式化的微笑亦不同平常。

谁知道经过情感渲染的笑是怎么样的,或许只有使感情生发的人吧。

3

蝉噪,林静。

那轻轻躁动的心,哪会就此平静。

“你的琴艺,进步很快啊”人道,顺着燥热的空气,语气也捎上几分快活。

“还不是杰希教的好”他回了句。

“油嘴滑舌”人别过脑袋,可红了的耳根却从来不会骗人。

夏,湖面的冰也化尽了。

他们调笑,王杰希寻了多年无忧,可曾想,那无拘无束的无忧,是另一个人带来的。他不免自嘲,又享受这无忧的时刻。

4

枫是火红的,如同内心的炽热,不会因为凉爽的天降低一丝温度。

人很久没回来了,他安顿好小别和英杰,匆匆敢去。

一个疾步上前抱住了迅速下落的人。

他检查着怀里的人,不免责问到“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是说过了吗,还那么不小心。”又好像意识到语气过于冰冷,勾了个笑来。

人意识到什么,纵身跃下,说他没事,又到了句谢。

他回“你我之间,何必言谢”

人笑了,对他的调皮不置可否。

“只是……既然是救命之恩,何不以身相许?”他眉眼弯弯似随意抛下一句。

“有何不可?但公子若是调笑话,王某可要当真了”

“不是调笑,王公子,不知小生的倾慕,你可接下?”

“但是汝,又有何不可?”他念到。

5

之后的日子,就这样过了,至少在谈笑间,有爱的人,有那份他所追寻的无忧。

变数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生成了的。

谁又知道这官司,莫名其妙的就会落到小别身上,顺带连王杰希都受牵连。

权贵的想法恰恰是喻文州最懂不过的,他攥了攥随身佩戴的那块暖玉,不免勾起苦笑。

————————————

“不是我说,殿下,哦不喻公子,你看看现在的喻家,我有什么理由放人呢?”

“你想要救人的心我理解,但要我放人,可要拿点实际的东西,大家都是聪明人,也不必我多说了吧。”

“速速请回吧”

喻文州没那个闲功夫去管那副丑陋不堪的嘴脸。

他明白,曾经威慑四方的东西,现如今,只是个物件,一个挺值钱的物件罢了。

辗转多日,疲惫的身躯堪堪护着脆弱不堪的神经。他知道,他的八面玲珑和缜密心思是真,可到了绝对的弱势下,他再怎么玲珑心思也是不堪一击的。现实总是残酷得不像话。

等他真的当掉了他虽有能当的东西,等他满腹算计终是耗尽时。他盼到了那熟悉的人,多日下来已是憔悴不堪的面容却偏生勾出了笑。

他看过了那么多笑,却未曾寻到过如此摄人心魂的。

他懂了,懂了,他从未料到,他曾奋力远离的地方,是他如今最想去的地方。或许那里的香,那里的人,那里的一切都让他厌恶,拼了命的去远离。那他真正的无忧从何得来,因为另外一个同样寻找的人在,他知道:

这,是他要的。

6

王杰希知道,那块儿宝贝玉佩不见了。

在人同他说明时,他说:还有你。

权贵的争,他不想参与,但是还有他啊,那便是要寻的东西。那真正的无忧。

7

烛火摇曳,书几上的东西散乱着。

他正欲按那发胀的眉心。

“吃点东西吧”

一双略带冰凉的手轻柔的抚。

“杰希,你来了”他笑着看身后的人,方才的凝重消散,留着什么,自是清楚。

他把握的热乎的手松开。

静静的,看着看着,人偏过了头。

一点没变,他心想。

微风带着凉意驻足停留,

静静的,他坐在案前看

那他,就在一旁看

8

来年秋,他终蟒袍加身。

不过连带的封后典礼上,见不到那人了。

不着急,慢慢来,他站在高处俯瞰。

他既有了天下,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就不会他受到分豪伤害。

几度春秋轮转,又逃回这秋“

皇上,你看看这后位空缺,皇上您是对她们不满意吗?”

他摆了摆手,一言不发。

人一直被他安排在太医院,可以做些他爱做的事,他也方便探望。

他深知人不喜欢这官场,却抵不过那句“有你”看似任性话语。

大家都聪明,什么是最好的,他们懂。

9

他回过神来,向人的住所赶去。

大院里空无一人,谁也无法解释那股强烈的不安到底从何而来。

“禀皇上,王大人他早上外出采药去了,还没回来。”

他双拳紧握,“知道了,下去吧”

“秉皇上,王大人说有一物要还给皇上。”

那块玉佩,在月光下泛着纯白的光。

10

他原以为他们寻到了最后的无忧,他以为现在,他有能力护他一世。

但是,他错了。

月光下的人面庞还是一如平常的宠辱不禁,璨若星辰的眸子,却再难睁开。

风很凉,他抱紧了人冰冷的身躯,清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来,湿了一片。

他控制不住呓语,他还有很多话没说。

他本以为他跟他最爱的人在一起,护他余生。他便是无忧,也便是内心寻求的归宿。

既然错了,便是错了。

他将人打横抱起,回宫。

“杰希你看这里,你跟我说过的,你最喜欢这里的桂花糕。”

“还有这里……”

“……”

他一路说个不停,人说过睡着的人是听得到其他人说话的……

人还说过,地上有一个人死去,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

11

他回去就安顿好了人,诛了一切牵连的人。

他的陵寝在他的旁边,本该是皇后的位置。

后宫的嫔妃不知道皇后之位为何一直空悬。

个个拼了命想要。

她们努力了很久,拼了命的了解他的喜好,但是她们只知道皇上喜欢看星星,宝贝一块暖玉,以及,不喜欢秋天。

12

是秋。

杀伐的秋,他不喜欢秋“为何?”或许,是那不禁意的萧瑟恰巧助长了孤独。人自是非耐不住孤独的人,只是,从前热闹了,一下子的空荡。他又怎会适应。

他知道他不是最无忧的人,从来不是。

END

我解释一下啊,其实是经历了很多的鱼总被希希救回,对官场早已避之,也不渴望权利。后来小别的事情使鱼总知道权利的重要,走上了回归之路,后来有人因为后宫的事杀害老王,所以鱼说他错了,他疏忽了。

整篇的无忧是因为起初两人都是经历过多想不受束缚,后来说彼此就是无忧是因为他们能再彼此间放松,一种陪伴和归宿。也不受束缚他们不会束缚彼此,而是提供一个港湾一样的存在。最后鱼鱼说他从来不是最无忧的主要是对老王的愧疚亏欠。

最后,想要评论,(我知道自己写的不好)指出不足

文今天发不了了很抱歉啊啊

一口老血,古风一发完前几天码的没了
刚刚重码过半

为啥学习机输入法打字这么慢……
而且赶路好累啊啊饿成dog
文的话我觉得还是后天凌晨发吧,今天码不完不然我就废惹(手酸,给个手机快多啦)

肿么办,虐文灵感太多

【方王】你有东西落我这儿了!

·七夕还是放甜饼比较好

·辣鸡脑洞产物

苏黎世国际机场

提醒登机的女声还是一如既往的透亮干净

王杰希转头望了望

“等等,小队长!”熟悉的声音响起,嘴角不经意间带上了点弧度。

“我有东西落你这了,很重要的东西”对上来人严肃的神情,笑意加深了几分。还是那么丢三落四呢,他心想。

“什么东西,我给你找找”

逆着光的人影忽的靠近,在耳边落下“My heart”

轻柔的音节消散人又很自然的在衣兜上插上一小束干花。

勿忘我和洋桔梗吗。

方士谦,真会玩

逆着光的脸庞,退下了锋利,漾着笑。

机场广播又响了

国际漫游吗,阳光附在胸前的绿色上,很美。

PS:勿忘我:又名星辰花,花语: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

洋桔梗:巨蟹座的守护花,花语:真诚不变的爱(也有一说还有绝望的爱的意思但是这里四千配勿忘我就不会有误会了)绿色洋桔梗有:拥有独特魅力的女人的意思。这里主要表示大眼对四千是独一无二的,大眼是独特的意思。

王爸爸说真会玩是知道一点花语啦,没有很详细哦(不然OOC了吧)虽然我觉得买个花考虑这么多也有点OOC,但是方神应该是会为了爱这样的吧

我觉得歌单里的歌没有适合码文的
校园甜饼好难写啊啊
虐文写的快啊啊

真蠢哭我自己
发文忘打tag
啊啊啊啊熬夜老王做伴(假的)

【喻王】最好(ABO)

·长篇预警(然而我不一定写的完)

·双A预警洁癖的左上角

·不出意外大概是BE

·小学生文笔

·对大学和一些专业东西不了解见谅

·除喻王外好友四人帮无其他CP(及喻王黄方间没有基情!)

·新人写文有不足之处可以提出来发

·前篇戳头像

以下正文

1‖※‖今晚的夜空,很美

风喧嚣的带着丝丝凉意滑过鬓角,行李箱的轮子滚动摩挲着地面发出声响。没有蝉的歌唱,校园带着初涉的陌生。少年,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喻文州打开了宿舍的门,舍友还没来,显得不大的空间也染上几分冷清的颜色,不过他也不是耐不住这份冷清的人。东西被有条不紊的收拾好,他坐在窗前,看着晚上的讲稿,风还是那么喧嚣。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他的思绪缓缓漫开,却逃不过阳光下的另一个少年。这一切在他看来是反常的,微风轻拂,享受着难得的蓝天,这一切的反常也都可以不以为然。这还真不是他的风格,喻文州似是自嘲的笑笑。视线又重回到稿纸上面。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了一个少年的声音,模糊却带上了几分熟悉的味道。舍友?他心下想着,门被推开了。“少天?”“文州!”来人一把抱住他。“好久不见啊没想到是你啊,真巧”

喻文州也没想到会遇上黄少天,人上了高中就跑到B市去了,面庞多了几分被岁月磨砺的锋利,不过这嘴倒是一如既往的停不下来呢。人安顿好后他又去看了看讲稿,却没看进多少,稿子他早已熟悉至极。

————————————————————————————————————————

“你到学校了?” “嗯” “好,我过来找你” 王杰希挂了电话顺势把手机放到了裤带里。风喧嚣的从他身边掠过。他是本地生,来的挺早,偌大的校园亦失去了那份陌生。穿梭在人群,教学楼,草木之间。衣着靓丽的少男少女们谈笑在耳畔环绕。他抬手看了看表,表面反射的光线在眼前一晃而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到了。下午的太阳是不会被季节所改变的,一如既往地散发着炙热的温度。阳光打在他脸上,他微微眯了眯双眼。 “方士谦还没来?”

他环视四周期望能看到好友的身影,视线却在撞上远处大巴车的时候停顿了片刻。“外地生么?”视线又转向校门。“眼花了?”他心下想到,又不免想着那个似是晃神导致的微笑。

回过神来, 不远处有人背着光朝他狠狠地挥动双手手。“方士谦?”不过一会儿,人影越发清晰。附带一个大熊抱“老王!”(您的好友王杰希拒绝了您的聊天并附送白眼)

大巴车一辆一辆地停在路边,逆着光倒显出小说中的清新与浪漫。“那是?”“今天最后一批外地生到了。”他看了看,转过头去“走吧” “老王,对了你还要发言啊,稿子背好了没?” “差不多了”说着看了看那少见的蓝色天空,却又不自觉的想到那个少年随风微摇墨蓝的发丝。

——————————————————————————————————————————————

“少天,走吧。要开始了”喻文州收了收手头的东西。 “文州,文州,你知不知道会场在哪?我天这学校怎么这么大啊啊啊,又不是迷宫我天”以上是迷失在校园里的某黄姓同学。“我也刚到不久呢”“只好找个人问问了”少年怂了怂肩膀说到,“前面有一个我去问问好了”也只能这么办咯。

“同学你好,你知道学校礼堂在哪吗?” “往前左拐不远处有牌子指示的跟着去就好了。” “好谢谢”“文州前面左拐,跟牌子走。总还有点人性有放了块牌子,不然怎么走啊”

听着人的唠叨 喻文州默不作声的走着,看了看自在游荡的白色云朵。

————————————

“老王买个水怎么还没来?”方士谦觉得他等的黄花菜都不知到几个生命周期了。他望了望天,B市难得一见的蓝天也失去了她的魅力。

快要开始了啊,方士谦看着电子表数字滚动,焦急地想着“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他的心沉了一下,不好的预感。

太阳又倾斜了几分,终是看到了远处的人影“老王你可算来了”看见王杰希的脸色方士谦的脸色又马上僵住。

“没事,就是胃病犯了”来人像是知道他想什么,飞快应了声。

您老能别逞强了吗,虽说心底吐槽但是老友多年的性子,哎。也应该找个人照顾他了,方士谦惊叹于自己老妈子的想法,同时也不忘质疑老王的人生大事。

“慢点走吧,等会儿演讲没事吧”他自然不想让朋友去讲,但是那人脾气却也再熟悉不过。

“没……事”王杰希咬了咬泛白的嘴唇说到。

还是那样的-倔强。

————————————————————————————————

演讲开始了,喻文州挺靠前的。他讲完就做回位子去了。

他看了看舞台一侧,嗯?挺巧。定睛瞧见少年不太好看的面色,心底升起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文州,你看什么呐,这么入迷。”他还没想明白自己犯上来没由来的情绪,缠绕的思绪就被一剪子剪断。

黄少天顺势望了望。“诶,这不是给我们指路的那位吗……(省略).”

开始了。

喻文州看着台上的少年,眼底却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一份火热。灯光汇入他的眼睛,嗯?大小不一?他轻笑了一声。

———————————————

散场了,等到困乏的人走在校园里,稀稀拉拉的。

“文州,文州你看夜空好美啊……(省略)”

他抬头望了望,微风拂过鬓角。少年眼底的璀璨忽的闪过。

“嗯,今晚的夜空,真美”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呢。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篇主要铺垫,喻黄,方王真的没啥。

小学生文笔

以及,会不会有语句很不连贯啊